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生活感悟

聚焦乡村旅游领跑者:莫干山民宿的“问”与“答”

时间:2017-12-20 16:35:53来源: 作者: 点击:
  中新网德清12月20日电(王逸飞) 蜿蜒的柏油路,串连起竹林与村落。晒着太阳的三五老人,对不断驶过的外地车辆已习以为常。冬日的莫干山,依旧是许多人暂别城市的首选。

  过去十年,位于浙江德清的莫干山脚下集聚起530多家民宿,成为中国民宿乃至乡村旅游发展的标杆地。即便近年民宿业洗牌论、淘沙论出现的背景下,莫干山民宿依然保持了稳定发展,带动当地乡村旅游收入由2014年的5.37亿元增至去年的16.7亿元,接待人次实现20%以上的年均增长。

  如此现象级的表现,源于这里民宿业的特色、自信发展,

   中新网德清12月20日电(王逸飞) 蜿蜒的柏油路,串连起竹林与村落。晒着太阳的三五老人,对不断驶过的外地车辆已习以为常。冬日的莫干山,依旧是许多人暂别城市的首选。

 
  过去十年,位于浙江德清的莫干山脚下集聚起530多家民宿,成为中国民宿乃至乡村旅游发展的标杆地。即便近年民宿业洗牌论、淘沙论出现的背景下,莫干山民宿依然保持了稳定发展,带动当地乡村旅游收入由2014年的5.37亿元增至去年的16.7亿元,接待人次实现20%以上的年均增长。
 
  如此现象级的表现,源于这里民宿业的特色、自信发展,也源于当地管理者在统筹规划上的蓄力。在发展全域旅游、实现乡村振兴成为各地重要命题的当下,问路莫干山,其意义也就尤为凸显。
 
  同质化的发问:德清怎样做自己?
 
  2017年,国内民宿市场交易规模预计突破120亿元。风口效应显现同时,模仿、跟风现象的出现也让民宿同质化为人关注,其也是莫干山民宿须面对的问题。
 
  “各地山山水水差不多,这就凸显了文化底蕴的重要性。”在一家名为山中小筑的民宿,其合伙人姚大炜说。
 
  三年前姚大炜将民宿开起时,莫干山民宿还并未如当下般数量众多。在他看来,竞争不可怕,关键是打好“人文”牌。
 
  “春节我们带客人去村子的庙里感受年味,吃当地特色,他们非常喜欢。我们也常把客人约到一起喝茶聊天,向他们讲述莫干山的故事,介绍这里的民国文化。”姚大炜说,民宿的内涵是无法被复制的。
 
  有人曾以许多民宿设计、建筑风格单一为由定性同质化。而如姚大炜所说,以内涵为代表的软实力更应被视作民宿特色化发展的关键。而在这方面实现各有所长,是莫干山民宿的重要特征。
 
  接待客人时,悠然九希民宿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曹怡总会为其泡上一杯莫干山黄芽,拿出自家腌制的笋干。她也会带客人去采茶、种菜,分别时送上当地阿姨亲手做的青团。“我们希望这些暖心的安排,让客人能清晰记得这里是九希。”
 
  在其看来,优秀民宿避免雷同实现特色化发展,还要重视“品牌”。“品牌化是行业趋势,我们做了自己的公众号平台,不停推出特色活动,让客人接受信息,常跟我们联系。”
 
  “莫干山民宿注重凸显自己的特色,它们打造不同的主题,凸显不同的‘人情味’,吸引特定的客户群,如有的民宿专门面向金融证券行业人士。大家都在追求不同的品质、品格,以有效避免同质化。”德清县旅委会主任杨力平表示,当地民宿集群发展的属性,也促使着主动求变、推陈出新成为莫干山民宿的潮流。
 
冬日的德清莫干山民宿。
冬日的德清莫干山民宿。
  伴随质疑的莫干山模式:什么让德清坚持而从容?
 
  作为国内民宿发展最成熟的地区之一,莫干山民宿需应对行业挑战,也会在收获赞美的同时引来质疑。如有人认为其“是酒店不是民宿”、“价格虚高”,也有人对其集聚模式表示担忧。从这些声音出发,却也能看到德清民宿业发展的过人之处。
 
  记者采访中,不论民宿业主还是政府管理者,对上述质疑多选择从容视之。他们的底气,源于市场支撑,源于层次分明的行业生态,更源于服务的不断提升。
 
  看莫干山民宿绕不开当地裸心谷、裸心堡背后的裸心集团。十年前,其开启了莫干山民宿的崛起时代。虽该集团已进军度假产业,但外界仍普遍将其视作莫干山民宿领头羊。
 
  谈及价格话题,裸心集团副总裁朱燕说:“我们一直对我们的房价有信心,因为它是市场能决定的。裸心谷营业额每年都在上升,今年入住率在85%以上。”
 
  有当地业内指出,莫干山民宿的价格确高于很多地方的民宿,但这种中高端路线是市场主导的,其带动着莫干山民宿的持续发展。
 
  从数据看,上半年德清150家高端民宿接待游客28.5万人次,同比增加21.8%。
 
  目前,这里的农家乐价格约为四五百元,以其“洋家乐”为代表中端民宿价格为一千五百元上下,中高端民宿价位在四五千元。这也反映着当地行业生态的层次分明。
 
  “我们的民宿有四种行业主体,外国人、设计师、返乡青年、本地农民。他们各有定位高低,消费层次不同,不会出现竞相压价情况。”杨力平说。
 
  当然,德清民宿发展的最终底气在于“服务”。
 
  “为何‘贵’但客人还愿意来,因为我们要的是五星级酒店服务,加上民宿自带的温暖感,服务不能打折。”曹怡说,他们可以带客人去爬山、在溪边做瑜伽,可以在民宿中组织各种活动,希望通过细致服务给客人温暖。
 
  朱燕介绍,裸心谷的价格也是“高在服务上”。“在这里客人可享受名车试驾,可以体验骑马、水疗,我们有不同活动带给客人不一样的生活方式。”
 
  从全局角度看,近年德清正按照“控量提质”原则,在民宿业中开展品质提升行动。其通过出台《乡村民宿服务质量等级划分与评定》及《德清县民宿管理办法》,提升民宿品质与服务,杜绝劣币驱逐良币。该县也将实施精品民宿动态化评选工作,通过树立榜样促进优胜劣汰。
 
  杨力平说:“德清每年都会组织比赛、培训,促进民宿品质服务提升。为给民宿业主灌输高端服务理念,我们还与国际金钥匙组织进行了诸多合作。德清成立的全国首家民宿学校、当地的民宿联盟等也在全力推进民宿服务提升。”
 
  “关于莫干山民宿发展,我们会虚心接受各种声音。最终目的是要将其发展好,让它始终走在前列。”杨力平说。
 
山野间的莫干山民宿。
山野间的莫干山民宿。
  新时代之问:民宿发展如何并轨乡村振兴?
 
  民宿依托于乡村,成长于乡村。在乡村振兴成为中国发展之愿的背景下,莫干山民宿又如何将其与自身发展并轨?
 
  德清仙潭村人何新莲,三年前改造自家房屋后经营起民宿生意。“一年有十万左右的收入,相比在城里,现在有更多时间照顾家人。”
 
  与其同村的51岁村民赵丽炼,选择了在民宿清栖·莫干山做一名做饭阿姨。“以前在家里务农,现在工作不累,一年也有四五万。”
 
  “现在村里闲着的阿姨很少,成了紧缺资源。”清栖·莫干山店长沈晓琳笑言。这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姑娘,不久前还是在市区企业做会计工作。而以其为代表,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因民宿回到了农村。
 
  仙潭村书记沈连根说,几年前村里还是以毛竹、生猪等传统农业为主。现在仙潭村已有民宿125家,村民人均收入近三万元。 
 
  民宿还带动了农副产品的销售。悠然九希民宿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曹怡举例,“我们每年消耗的笋干、茶叶等几千到几万斤不等,这些都是向村民采购的。像莫干山黄芽价格在800元/斤左右。”
 
  德清县旅委会主任杨力平说,莫干山民宿的发展给当地农民带来了薪酬收入、农副产品销售收入、房屋租赁收入、村集体土地林地租赁收入等;乡村旅游的发展,也带动着农民素质不断提升;年轻人的回乡则也让农村重新有了活力。
 
  关于乡村振兴,德清县委书记项乐民表示,要加快推进美丽乡村建设,大力发展乡村休闲旅游,绘就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的“三农”发展新蓝图。此思维下,莫干山民宿也肩负了更多重任。
 
  据了解,该县已将民宿列为全域旅游发展核心内容,未来将重点打造环莫干山乡村旅游集聚区,积极培育莫干山镇成为旅游风情小镇,并提出莫干山在“十三五”期间争取成功创建5A级旅游景区。
 
  此外德清还将加强通往3A级以上景区、旅游重点村的主干道建设,完善旅游公共交通服务,建设旅游集散咨询网络。这也让莫干山民宿的带动能力有望进一步提升。(完)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>>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内容